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委屈巴巴

昨晚做梦,梦见自己在码字。
梦里已经写好了大纲,连一些细节都搞定了。
半夜梦醒,特别开心,满足地把故事大概又重新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
再过一会又醒了一次,情节忘掉了一部分,但还努力地记住了关键梗概。
早上起来,只记得昨晚自己写了什么东西,记得是什么cp,还是一辆有剧情很温馨的小破车(梦里想了很久AB还是BA的问题)。
然而全忘光了。
人生重来算了.jpg
还是写英语作文吧,不然又要被教育了。

评论 ( 1 )
热度 ( 1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