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一棵两岁的橡皮树。
去年冬天几乎掉光了所有叶子,我有些失落,就没有再刻意照顾它。
今天往放它的书架上一瞧,咦,什么时候它竟然已经长出了新的叶子。
果然是过去的春天在这里留下了可以被人看见的影子吗。
希望它越长越好❤️

评论 ( 2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