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终于把橡皮树拿回家了,班里阴气太重,叶子上都有蜘蛛网了😨
这一盆买回来也很久了。
掉过叶子,去年冬天长了新的,嫩嫩的小绿叶,可惜现在生了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并没有多余的时间照顾一棵树,可是她对我而言实在过于重要。我忘记的故事她都明了,她默默直立站在窗台上,也光顾了所有人的故事。
希望她能陪我走过高中三年。
然而她到现在都没有名字,感觉很奇怪。

评论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