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RWBY】愚人(Neo单人/未完)

街上的人们纷纷侧目看向她。
处在他们视野中心的少女刚从一个瑟瑟发抖的可怜男孩手里抢过了烟斗,并且又麻利地塞过去一张崭新的十英镑。她吐出一口烟气——味道不怎么样。她不太愉快地从被吓到眼神麻木呆滞的男孩手里拿回钱,这次换成了一张破烂的十块钱。
人们无不倒吸一口瑟瑟的冷风,当作正剧谢幕后犒劳观戏人的下午茶。当然,这口混了烟囱尾气的风的味道可不如湿凉的露水。
他们不是在感叹少女棕粉混合染过的长卷发,当然也不是她正用来支撑身体的手杖本身——虽然和那个稍有名气的小明星在上个月的抢劫事件里用的一样,但她自己多次声称这只是叔父做给她的玩具。
可你见过——换言之,你相信会有人用玩具突然把身边一个路人打翻在地,从他的口袋里扯出一个麻布口袋,随手装进自己的裤兜。束口袋没有拉紧,一块dust的尖头微微探出来。
拉住正要跑进人群里的妹妹,Yang皱了眉。
Neo对于周遭的白眼叹气视若无睹,她分外享受处在焦点的愉悦。她端整了微笑,优雅地摘下头顶的礼帽——这顶是昨天刚从一位跑商贸的男人头上借来的,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还没等她约定好交还的日期,那男人就吓得两腿发抖,满嘴“god save me”地落荒而逃,像是被戳了屁股的猫。那么只好暂且收下这位陌生人的好礼物咯,Neo得意地想——然后朝倍受惊吓的小男孩行了一个屈膝礼。

TBC
大概不会再写下去?
我我我我已经不太会好好写正经向的文了=(

评论
热度 ( 11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