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感想】一件小事

所有人都在责骂一个平时总自夸“我学习好”的学生这次考试栽了,没人知道他在复习的时候嫉妒他的人趁其他人没有知觉时把他的卷子练习册全部烧光,他断了所有后路,自己得了第一,沾沾自喜,决然不提复习的事情。这个第一名得了优秀学生的称号,那个自夸自己的学生却被所有人唾弃。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
旁观者认为自己看透了一切,以为自己旁观者清,有十足的勇气批判一个好好学生,而实际上他们早已沾墨而黑。
这些庸人和那个烧别人卷子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看到一个记者姑娘因为自己对欧洲难民潮的评论被选上报纸而大肆宣扬,她快快乐乐,我也不好说什么。

评论
热度 ( 3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