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请把我绑在火刑柱上,就让火焰烧光这把老骨头,削平那该死的荣光,切断所有可以提供氧气的通道。如果不能这样,那把我埋在海底的淤泥层里吧,让我做个快快活活的衣藻。

评论
热度 ( 3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