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塞夏】(搬运)木星下坠

百度id @令筤


***


我并不拥有黑执事。


***


感官再次运作起来的那个瞬间,夏尔看见自己在黑夜里漂浮。


在这片漆黑的水域里,他看见一个由无数蓝色光线聚拢成的行星,这个无名星球是一块会发光的宝石,它旁边有一条带着漆黑拖尾的彗星在燃烧,像一团赤红的火焰与一块清冷的冰。彗星陪伴着它坠落,并与它一同灰飞烟灭。


夏尔发现他开始在柔软如果冻般的大气层里坠落了。


他看见年幼的孩子熟睡在死一样寂静的夜里。这个夜晚群星闪耀,那孩子蜷缩着,缩成一轮下弦月,他的衣角被一柄匕首压死在云上。


他看见金发翠眸的少女捧着蓝色的戒指,咻地从他身旁划过。他看见少女手里紧攥着一张信纸,上面写有他的死期。


他看见抱着一束石蒜花的女子,她鲜艳的红色长裙竟像一团火焰那样燃烧着,可她的胸口空洞洞的,只能看到一颗死去的心脏。


他最后看见了一条黑色的银河,那里面还没有宇宙诞生,只有酒红色的恒星闪着微光。可他却不由自主地向那里飘去。


夏尔再一眨眼,身边就什么都没有了。


在这漫无边际的无聊里,夏尔忍不住思考起自己之后会怎样,如果一直这么坠落而没有尽头——这距离有多长?从他曾经居住的宅邸到海德公园吗,从英国东南到北海吗,从西欧横跨大西洋到东方吗,从北极点到南半球漂流的西风那里吗。它有这么长、甚至比这个长上千百倍吗——如果路途真有这么远,他会怎么迎接死亡?


此刻他比曾经任何时候都要疲惫,却更加清醒,他猜测自己将永生于无尽的大气层坠落,直到某个时刻落入岩浆熔化成灰——那里会有岩浆迎接他冰凉的四肢吗——也许在这之前,他已经因缺水而死,又或许是饥饿打败了他。


“你想的太早了,可你不得不这么提前预备好死亡。”他听见一个声音惋惜地说。


可我无需害怕,他心想,我早就把灵魂和身体托付给恶魔——我的恶魔,我的看门狗,他现在在哪里?


他慢慢回忆起早些时候的事。就在几个小时前,那恶魔还把他从甲板上拉起来,带着他逃出即将倾覆的船舱。他们找到了汪洋里漂浮的一块邮轮碎片,恶魔一边把湿漉漉的他托上去,一边挖苦道:“您真是沉得很呢,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您会把棺材都压塌的。”他做出很苦恼的样子。


“啰嗦,那就把我的灵魂和身体一起……”


“不要这么激动哦,少爷。”恶魔用手指压住他的嘴唇,“您首先要考虑一下,看在我作为您忠诚的狗的份上,我还不想被压死。”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见恶魔,突然降临的暴风雨掀起滔天的浪,把这一点点希望打翻在无边的孤寂里。


 


他听见许许多多的无线电波的声音,刺刺拉拉,像一碟坏掉的磁带。


坠落的过程并不痛苦,可空气逐渐变得稀薄,他冷得快要冻结成冰。


夏尔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他只能蜷缩起来维持最后的体温。


——直到他又看见一片荒芜的、任何生灵都无法生存的红色污水,水边延伸出一条小溪,流淌在空旷的沙漠里。


夏尔极力地想推开身边的空气到水边去——他口渴难耐。耳侧飞过的风声让他无法安定下来,坠落的星体堪堪擦过他的脸颊,他还惊魂未定,头顶又有超新星爆炸的热浪滚滚而来。


那条小溪转了向,向他流过来。


那水中藏着会吞噬灵魂的饥饿野兽,而他在野兽红热的、熟铁一般滚烫的瞳孔里看见自己。


“看看您,多么狼狈。”


开始夏尔只能听见声音的碎片,慢慢的,这声音向他靠近。


他感觉身体变得轻盈了。


“请原谅我刚才的冒犯。”


一双手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他闻到了海水的腥气。夏尔忽然看到周围变成了深蓝色的海洋,水花把他打得终于清醒过来。如果不是因为那只手抓着他,大股的海水差点将他从恶魔身边拉开。


恶魔坐在一条救援船上,正把他拉上来,他也是浑身湿透:“现在我必须得带您回去。您看,太阳都升起了。”


他有一段时间没见到阳光,但并不觉得倾泻下的晨光晃眼,只是海水涌动,打湿了他的眼睛。夏尔知道这是潮汛。


恶魔背朝朝阳,向他发出邀请:“在今天开始前,也许我们可以欣赏一会儿日出。”


“回去吧,要涨潮了。”


“全听您的,我们要去哪里?”


夏尔没说话。他知道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这条路并没有方向。


也许几分钟后就会有浪拍翻他们的船,也许他面前广袤一片铺开的不是大洋而是深渊。可是当恶魔用浴巾把他擦干的时候,他忽然觉得也许不用在意这些事。


“我可不能没有您。”恶魔为小主人整理好衣物,替他打上领结、系好鞋带。他手里捧着夏尔的眼罩,然后停了下来,“那样我就无法继续做您的执事;而您如果失了我,只不过是少了一把剑。您还有很多兵卒,您仍然是伯爵。”


暖风吹得他有些困倦,夏尔闭上眼,等待执事帮着戴上眼罩。那只手蹭过他的脸颊,像擦过宇宙中某颗无名星球的彗星。即使泡在水中已久,恶魔的手仍带着余温。


“我可不能没有您。”他重复,“如果您坠落,我会接住您。”


“你还想要下一次吗?”


FIN



评论 ( 5 )
热度 ( 12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