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百日高乔/DAY96】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中)

lo主出门在外,这篇纯定时发送,没法贴联动的上中下篇链接,在此说声抱歉,想看上下文的请走百日高乔TAG

*本篇有一丢丢聊天题


3.

新生代群定下竞技场约会的这天是周末,一天的时间都由选手自主安排。

乔一帆把上午所剩不多的时间给基础训练留了一些,吃过饭后又一头扎进训练室。同样报名参加了线上友好联谊式竞技的唐柔坐在自己的机位前,还在做基础练习。

他从文件夹里随手翻出几张地图研究,电脑里拷过前辈们总结好的对地图的分析,但他还是选择自己再熟悉一遍。虽说这种休闲意义多过研究的行为,对一个小时之后的竞技场见面大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帮助。

快到一点半时,乔一帆突然开始为分组紧张起来。

如果自己和高英杰被分到一组,那还能一起愉快地玩耍吗。

好友一个月前似是玩笑地说了一句“我要许愿下一次单人赛一定赢过你”。虽然那天说好对流星许愿,却因为阴天下雨并没能如愿。但以他对两人的认识,这种话放在联赛的赛场上必然是一场你死我活混战的开局。但如果只是友谊赛呢。

抱着“反正有那么多人参加被分到一组的几率还是很低”的心态,乔一帆坦然地点开TXT文档,然后傻眼。

背后唐柔投来的目光不知道是惋惜还是看戏。

 

13:31

木恩:我一直想和你一起打比赛。

木恩:但我也会全力以赴哦。

 

同样被小概率事件shock到的高英杰发来私信慰问好友。乔一帆为好友的体贴感动一把。然后,在人生的第十七年,他切实地感受到了心累。

其实大家都知道世界上有一种战术叫黑箱,不很心脏的人也可以游刃有余地使用此技能。

年轻如乔一帆。这位在生活领域还很天真,这位在职业圈里有着“兴欣最后的良心”之称的少年,还是低估了戴妍琦在战术大师培养之下的心脏水平。

“我是要成为战术大师的女人。”戴妍琦曾经在群里如是说。

断句失败的大家光顾着八卦而忽略了句中“成为腹黑”的那个部分。

这场友谊赛在大众午睡的时间开始,荣耀世界没什么人,竞技场也是。大概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如此顺利抵选中序号为1314的房间——虽然乔一帆觉得这应该是戴妍琦拍脑袋的决定,毕竟数字好记。

还是很天真善良啊小乔。

 

碍于荣耀世界的对话框太小影响快速刷屏时的交流,观众们此刻还在新生群里闲聊中。

在一寸灰进房前,群里的人基本到齐了,木恩挪着步踩进战斗的准备区。他们大约是一前一后地进了竞技场,早到一步的高英杰正在等他。

地图是求生之路。

上个赛季面对百花时兴欣选了这张图,但乔一帆没有上场,对地图的理解仅限于这是一张充满了交错并行的狭小街道的图。但这并不妨碍他默默腹诽,到底是怎么选出这种对两个职业都不受用的地图的,简直就是恶搞。

虽然全息投影在正式联赛中投入使用,但角色始终还是角色,并不能复制出操作者此时的表情。乔一帆不知道好友怀着怎样的心情,会轻松吗,还是戒备,还是别的什么?

在青训营的时候,他们做什么事情都几乎在一起,周末还会一起在B市各大商圈看最新的电子产品,和其他所有要好的朋友一样。他们的确有着同样的追求,但至少在国内的联赛里,他们还是要杀得鹿死谁手的对手。

乔一帆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

自从赛季结束,突然的放松让他的脑子里量产出更多的烦恼。他没有办法把那个高英杰和这个木恩联系到一起,哪怕他知道线上和线下有着明晰的分界线。

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他点击确认,进入竞技场。

求生之路,直白点来说类似于迷宫。他们刷新在对角处,没有交谈,直接沿着小路向中央冲去。

乔一帆怀着几乎是自暴自弃的心态,没再走位,直接与对面的魔道学者正面交锋。对面一把寒冰粉洒来,一寸灰后退,消失在木恩的视野内。小魔道取消技能,紧接着扫把旋风高速打击,打断了躲在路口拐弯处正试图吟唱的阵鬼。

这场竞技打得颇具你来我往的意思。同样的读条,吟唱,此起彼伏,连相互的闪避都带着某种奇异的节奏感。

 

两个人最后打了一出消耗战。

一个攻击手,一个辅助手,一前一后地在巷道里,间或交手攻击,燃出一片魔法光线。

从观众的上帝视角看去,倒像是B市春节期间胡同里放的烟花。

高英杰六亲不认般的认真让乔一帆吓了一跳,无法把身后虽然看不到脸但必然是面无表情的魔道与那个眉眼藏着年少的柔软的少年联系到一起。不知是他自己的美化滤镜使然,还是事实的确如此。

希望自己的朋友好一点。

也希望自己的比他更强一点。

几秒分神,足以在双方都缺蓝又只剩一层血皮的情况下,决出胜负。

这幅地图无法骑着扫把俯瞰,哪怕是魔术师的风骚走位都得因为地形原因减弱几分气势,但这并不影响魔道学者疾速的追逐。一寸灰刚丢过去的瘟阵效果即将结束,木恩的攻击力在某个瞬间又爆发式地回到了正常值。

求生之路图其实却是一个让被追的职业有机会就地反击的地图。第十赛季的方锐凭借出其不意的气功师技能,以及对对手——也是好友的了解,完成了一场完美的击杀。但鬼阵需要吟唱时间,一旦被近身,难以再找到开局时的时机,乔一帆已经尽力用了鬼步为自己争取时间,还险些就能在迷宫似的图里把魔道学者甩在身后。

这一次,一寸灰依旧利用了鬼阵爆炸时的残影勉强脱身,闪到贴着墙壁的位置,起手,满月斩月光斩攻击。

高英杰毕竟不是站桩任人宰割的小怪,他察觉到了好友的意图。但他还要在左右两个方向间做出抉择。

而他押中了。

一前一后的追逐在此刻变成面对面的交流,在逼仄的小巷里,木恩从低空甩出扫把,占据了优势。

光线钻不进的狭小通道中,两个操作者紧张地挣扎着,血线似乎是同步下降。

死亡墓碑砸下来的时候,木恩退后一步硬吃了大半的伤害,这些还不足以致死。伤害强行终止吟唱,给了他取消前一技能并换成寒冰粉撒出的机会。

冰冻状态被触发。

乔一帆停止了左手的操作,而握着鼠标的左手食指抬起,却没有再敲下去。

屏幕内的寂静之阵终止。而被封禁技能的角色是他,是乔一帆这个人。

如果此时他受到的不是和冰阵类似的寒冰粉而是暗阵;如果他此时没有停下来,凭借职业选手微操的技术和一点点运气,他可以在盲目的状态下打出一波攻击。

高英杰步步紧逼,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几个普通攻击连击,就足够带走只剩一层血皮的对手了。

系统公布高英杰胜。

巨幅的荣耀两个字,乔一帆见过很多次了,作为胜方,也作为输者。

屏幕边缘那些黑色的部分把训练室反射得极为清晰,身后那排机子前的唐柔回身看他。灯光在女孩子的杏眼里燃烧着,她的语气冷静中带点关切和安慰:“最后那里是不是犹豫了?要再来一把吗?”

那个同样是战斗法师的谁不是说,今天我输了明天则未必么。输输赢赢的事,只不过因为对手的身份对他而言更加特别,所以才有了超乎预设的纠结。

说话间,被抽中的下两个人已经走进竞技场内。

“不了,以后再说。”

桌下的手握成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拳。

 

 

4.

乔一帆等待手机开机的那段时间里,离开电脑去沙发边的桌上取来了自己的水杯。

再回来的时候又面对了一个未读消息高筑的聊天软件,新生代群炸开锅,一时半会也翻不完他们在刚才二十多分钟里说了些什么。随眼一瞥刷刷上翻的文字泡,没有看见高英杰出来插话。

刚觉得群聊继续和他脱节与他无关,戴妍琦突然@了全体成员,极力怂恿一群不管在天南地北都被热得险些融化在俱乐部里的少年们出门旅行,目的地当然是集中训练的大神们云集的B市。

 

鸾辂音尘:世邀赛下下周就开始了,有没有小伙伴想组一个团在帝都耍耍啊。

青之驱:不热吗?

长河落日:前辈是想去围观他们训练吗。

鸾辂音尘:不只去围观哦。我已经在帝都待好几天了,今天还在下雨呢,凉快。

鸾辂音尘:小宋你要不要来,来带着你队长见见你副队啊。

青之驱:戴前辈,我们去的话会不会打扰你们雷霆交流感情啊。

德里罗:昆明很凉快,不打扰前辈你探亲了。

战斗格式:杭州好热,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顺便@一寸灰 @寒烟柔组队吧。

木恩:欢迎来微草XD

千叶若离:欢迎来义斩XD

落花狼藉:这么半天也没看见兴欣的人出来啊,难道现在有什么BOSS?

流云:什么,什么,我去趟洗手间的功夫错过了什么!去微草的朋友们带上我,我们去找前辈PK,PK才是放假的奥义!

青之驱:小卢,会有人和你一起去微草的。

谁不低头:兴欣肯定会有——人去的啊。

莫敢回首:you knowwho

鸾辂音尘:哇你们庙药网的未来连夏休都不安分吗,我可以带DV过去吗。

长河落日:看不懂你们在讲什么,我有点慌。

寒烟柔:他们在安排约会计划。

木恩:【熊猫面红耳赤.JPG】

贝克克:……别慌。我们组团到帝都到处闲逛吧,反正也不能天天待在前辈们集训的地方。

 

乔一帆刚在公屏看到高英杰出没的动静,还没想好是应该先回复同城的邱非,还是戳一下好友,还是在大群里代表兴欣刷一下存在,心里念着的私信就飘过来了。

 

木恩:一帆会来的吧。

木恩:现在比上个月凉快不少了,可以过来避暑哦。

木恩:上次你说的那个展览现在也开始了,我陪你去呗。

 

这个人竟然搬出这么冠冕堂皇让待在南方的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杭州热到让人想要飞升,一出空调房间仿佛直接被传送到桑拿房。听戴妍琦表示北京下雨凉快的时候,在南方饱受湿热摧残的人就心动了。

乔一帆把舀西瓜的勺子丢在挖空的瓜皮里,结果刚准备腾出手回复,发现屏幕上沾了点西瓜汁不方便触屏,突发奇想地按住麦克风键发了一段语音过去。对方的正在输入消失了,过了一会也回了语音。

安文逸推门的一瞬间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张浸在喜悦中的脸。如果不是因为屋里的空调风在拉扯他邀请他进屋,他可能并不是非常想进来打扰那两位的语音聊天。笑脸的主人似乎对自己在傻笑这件事毫不知情。兴欣的治疗有那么一秒觉得,再这么闪治疗就假装看不见你了就要放生你了。

教练我也想有个愿意陪我日聊夜聊的朋友。安文逸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口说道:“小乔,问你件事。”

“怎么啦?”乔一帆保持着抓住手机的姿势,椅子转了一百八十度正视他。

安文逸不用费力就能猜到他在和谁聊天。在他们都睡不着的某几个晚上,两个少年开过夜聊大会,他讲自己在大学的短暂学期里结识的狐朋狗友,乔一帆就讲在微草训练营,在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里和他一起插科打诨的高英杰。

他们是私交极好的朋友这件事,整个职业圈都知道。

有一次兴欣和微草都接到代言广告的时候,不知是哪位脑子一热的决定,他们两人还穿着战队队服红配绿地一起出镜过一次。

很多事情大概当事人没有旁观者清。安文逸这么想着,又看到乔一帆藏不住笑意的眼睛,原本的好奇心绕个圈回到发源地。

他最终只问道:“什么时候去帝都?”

“你怎么会用这么严肃的语气,我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乔一帆笑着打开刚从厨房冰柜里抱来的饮料,递上去,“一起过去吗?”

“关榕飞前辈说有了新装备的设计思路,我和罗辑一起去打下手,夏休准备就待在兴欣了,还能蹭网蹭空调。”安文逸说,“小唐也留在杭州。我们守在这,还可以抢抢BOSS啊。”——兴欣的未来们早在叶修的日夜耳濡目染之下,一个个都成了奋战在抢BOSS一线的活跃分子,热衷于挑战全联盟的唐柔更是摩拳擦掌。

那个和微草联手的梦蹦出来,然后被乔一帆一挥手打远了。

“小乔。”一个大男生突然眨着眼露出方锐式的真诚笑容。

乔一帆一惊:“啊?”

“要代我们吃遍帝都小吃啊。”突然郑重的语气。

“好……”

“祝你们玩得愉快。”

 

话说回来,他们两个人变扭着相处的时间大多集中在竞技场上,只要职业选手这层外衣脱掉,立刻步入和青训营时期相似的同吃同住同玩同闹。

比其他人提前一天到达首都机场的乔一帆,一眼就在接站的人中找到了三十多度也要戴着棒球帽大口罩和墨镜的高英杰。虽然这样的确遮住了大部分脸,但大热天里打扮成这样还是会引人侧目打量几番。

乔一帆恍然间觉得,如果航班晚点半小时,等他的应该是个熟透了的高英杰。

“一点都不凉快,你骗人,还没上次来的时候凉快。”乔一帆没带箱子,只背了一个容量巨大的双肩背包。他把从飞机上卷来的报纸对折一次,充当扇子扇风,“快带我去空调房间,这地方没法待。虽说是比杭州好点。”

高英杰笑着看他一个人碎碎念,然后伸过手臂推搡自己。他把乔一帆向自己的方向扯过来,带他穿过拎着箱子里的人流:“那就跟我回家吧。附近有个公园,气温比其他地方低。”

“待在空调房间的话和在南方没有什么区别啊,说好的展览呢。”

“展览等你休息几天再去也来得及。不过如果出去玩会很热哦,你又怕热,原来在青训营……”

乔一帆及时制止住了好友回忆他们俩的那点糗事。他戴上墨镜,两个人微低着头快走几步离开人流密集区,随后走进北方正午燥热的蝉鸣声里。

然后乔一帆又和高英杰同居了。

他们刚一见面,高英杰就眨眨眼睛说要是一帆住在酒店那我们就会丧失很多聊天的时间啊。他夏休期间没留在微草,住在父母留在北京的房子里,高家夫妇暑假里天南海北地玩,这里就又只剩他们两个人。于是乔一帆就一口答应下来了。

进小区的时候,传达室里的师傅突然打开小窗探出脑袋:“小高,有你的快递——”

乔一帆站在原地等,等回一个喜滋滋地抱着一大箱糯米滋的高英杰:“吃点凉的作为大热天让你大老远飞来的补偿?”男孩子站在路中央,笑容带点狡猾。

高英杰回自己卧室的时候,看到的是已经把糯米滋箱子剪开并且抱了一个吃起来的乔一帆。那一个包装袋还没手掌大,还被人双手捧着,黏丝丝的冰皮被小口小口地咬下去,看他吃东西时倒像是观察草原里站在石头顶毫无防备地立着身子啃坚果的鼠类。

乔一帆的背包放在一边的小沙发上,手机插着充电线挂在一边,自己倒是很自然地穿着高英杰的拖鞋坐在高英杰的床沿上啃冰糕。等房间的主人进来时,他回头开始吐槽:“这个床垫太软,陷进去就不好起来。”

高英杰觉得自己肯定见到的是一个假的乔一帆。

他走过去,在旁边坐下,接过好友友情递来的另一块糯米滋,用最近在新生代群聊里刚亮的反吐槽技能点做出回应:“是你腰不好吧。我来帮你锻炼一下?”

乔一帆觉得自己也走错了片场。

一定是因为太热了,果然还是不能大夏天出门。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