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芥末女士在Q市呼吸海风享受生活
而我在B市吸霾上学

评论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