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方王方】将军与侍卫(不知道是什么的猫化AU)

脑洞来自故宫淘宝的猫摆件
护玺猫王+将军猫方

《将军与侍卫》

1.
荣耀城是个很适合安居乐业的地方,至少表面看上去如此。虽然城市各区小吵大战三天两头没几天消停,但有赖于这片土地神奇的自愈能力,每次在街头打斗的第二天,一切街景植被都能恢复原貌,完好如初。

微草大院坐落在城市北山的山麓地区,气候温和,常年葱绿一片,任何到访的客人,都忍不住对着和煦的天气感慨一句,天时地利猫和。

是的,猫和。

微草区的居民是一群猫。

这个设定就像——东部沿海的霸图区有一群鸮,南部沿海的蓝雨区有一群狗,中部沿海的兴欣和新旧嘉世有一群爬行动物——一样正常。

城里的人类原住民一共就那么几位,都是建城那个时代就踏上这片大陆的人。但谁也记不清荣耀城准确地存在了多少年,记不清城里的动物族群更换了多少轮。日子就是平平淡淡地过着,偶发的跌宕起伏也很快地被几场微雨几阵疾风吹得散成灰尘掉进土地。

但意外总还是有的。


2.
方士谦在发现自己的毛被太阳加热烤糊之前挣扎着结束了午睡。

今天的微草也是一派和谐。老猫们集体趴在屋檐下晒屁股,年轻点的在抢夺被风从晾衣绳上卷下来的一条风干咸鱼。

采了满满一筐混着杂草的草药的林杰甫一推开柴门,一条毛乎乎的尾巴就缠上了他的小腿。

林杰是最早建城的一批人之一,他不如其他人那样天纵奇才身怀绝技称霸一方,最终选择落户在这安宁的山麓,种种花,采采草,养养猫,偶尔也参加一次城里的大混战。

林杰低头一看,白色的毛球也在上下看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有没有被树枝割伤的痕迹,确定林杰除了奔波一天赶路而略显疲态之外,一切正常。于是他又巴巴地盯着那满当当的竹筐。

著名爱猫人士林杰,看着院子中心树荫下,凄凉地摔在地上的咸鱼,觉得自己又一次输给了大大小小站立舔毛躺倒翻滚的一群猫。


3.
话说某天,不知何年何月何日。

总之在那日之前,小院里的猫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最后与方士谦相熟的只剩唯一一只邓复生。比他小几岁的小邓是只会看家护院的猫,生得结实高壮,不太会打架,却总能护下企图和叶修带领的一群爬爬打架的方士谦。

方士谦是林杰的小保镖,平日里以林杰的猫将军自诩,虽然他基本负责给外出后的林杰治疗一点小磕小碰的伤,但他内心里住着一只要冲在前锋打架的战斗猫。

说回那一日。

王杰希被抱进来的时候,方士谦正弓着身子,蓄势待发地瞄准一只蹲在石凳上打瞌睡的鸟。

林杰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新出生的一窝猫崽里,
方士谦一眼瞥到那眨巴眨巴大小不一的眼睛,笑声吓跑了那只麻雀。

前辈。幼猫说着,从大男人怀里跳下来,轻巧地落在地上,伸出一只露出肉垫的前爪。

在那之前,方士谦就知道林杰会带新的猫回来。他只是没料到林杰带来的新猫竟然一来就爬上了那方微草镇宅的玉玺,颇有一副要成为微草新生代小霸王的模样。

方士谦很气。

方士谦开始转着圈抓自己的尾巴。

方士谦把自己绊倒了,没出息地躺在烫烫的石砖地上不起来。

要林杰抱抱举高高。他胡乱地想。

方士谦被揪起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双大小眼。大小眼迎着光,好像盛着喷香鱼汤的一锅一碗,阳光在表面翻腾,像是美味的蛋花。

后来一众猫知道了,王杰希是方圆几十里晒小鱼干的好手,手法诡谲,小肉爪一挑一翻,宛如变魔术。他与晾青菜的林杰一起,负责起微草一人多猫的日常伙食。

不要惹王杰希,不然你难以预料下一顿饭里是鱼干还是伪装得神似食物的塑料片。

方士谦啃着焦糊的薄荷叶,悲痛地想。

你怎么能这么对前辈。他控诉。

虽然后来王杰希又给了他另外一条小鱼干。

八分焦酥,十分满足。


4.
又是很久以后的事。

期间方王两只猫争执不断。拉架圆场的好宝宝邓复升有许多句心里苦,然后他说了出来,然后他就此,成为在方王二猫开始上爪互挠在地上摩擦的时候,那个叫好声最大的拉拉队员。

这天,约架双方和拉拉队员们齐聚一堂,微草院出奇热闹,但猫们都没有几分兴致高涨的模样。

王杰希的两只前爪扒拉着玉玺,尾巴乱晃时不经意就扫过了红色印台,在土上划出一道朱印。

方士谦在玉玺的另一侧和王杰希隔玉相对。他的前胸和玉料之间留的缝隙被几片提神醒脑的薄荷叶填满,但他觉得自己空落落的。他穿着林杰亲手缝的军服——他没见过从军的人类,他觉得这身衣服虽然穿在一只猫身上很是奇怪,但他喜欢。

林杰蹲下身,影子下是一排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猫。
他抓起王杰希的爪子,把它放在玉玺上。

他说,杰希,以后微草就要靠你养活了,你要肩负起微草大院的未来。有机会多出去闯荡,打那群狗啊鸟啊蛇啊一个落花狼藉。

他说,杰希,我走了,照顾好微草。

他又说,士谦,你要好好在这里,守护好微草。

他说话的时候是深夜,星辰寥落稀疏,院里除了一盏灯,其余地方一片黯淡。

方士谦迷迷瞪瞪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说,不好,一点都不好。

王杰希说,好。


5.
林杰在微草收拾了一整天行囊。

后来,叶修出现了。他没有带他的一群小动物,只是叼了根烟,撑着一把看起来就很沉的金属伞,跟为数不多的几位人类一起来欢送即将出城远游的林杰同志。

彼时方士谦正在夕阳下摊着大肚皮,嘴里叼了跟小童逗他时落下的狗尾巴草。他知道林杰该回乡了,他知道王杰希要担下,他全都知道。

王杰希站在门楣处,仰头看天。橘色的太阳,蓝色的天,粉紫色的云,绿色的山,灰色的瓦,棕色的门。

这一方小天地。

方士谦看他发呆,于是懒洋洋地问,王杰希,你是不是嗑多了猫薄荷,蹭棱子做个啥。

王杰希闻见他呼出的一口气里浓郁的与某品牌口香糖同款的清香,心说,那筐里的薄荷叶还不是被你抓去藏在窝里一大半。可他什么也没说,抬腿,从萦绕着林杰生活过的气息的房间里蹦出来。

你的项链真难看。方士谦说。

那是一串朝珠,不知道林杰从哪里买来各色小珠子串在一起,也不知道林杰怎么信这个。

来到微草后,王杰希并没长大多少,尚且是只未成年幼猫。方士谦从耳朵尖到尾巴尖都信不过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紧了玉玺。淡绿色半透光的一方玺,阳光穿过它,王杰希披着绿色的光,站在一摊薄荷上。

叶修过来的时候,其他猫都后退几步闪开了,他一路走到那块传了很久的玉旁边,郑重地拍了拍王杰希的头顶,手指熟练地揉过两只支棱的肉色小耳朵之间那块毛茸茸的皮肤。

交给你了。


6.
后来荣耀城又打起来了,大混战。一干人类该走的也走得差不多了。

王杰希第一次独当一面,他自由地穿梭在硝烟之间,但他们没有赢。

蓝雨乡有只柯基,看上去笨拙,实际打起来倒是敏捷灵活,脑子转得也极快。

他指名道姓要和王杰希单挑。

王杰希看了一眼正撮着一团白光给微草猫治疗的方士谦,做了个“我去点个卯,去去就回”的口型。

这个卯点的时间太长,从这天傍晚一直到第三天子夜。

又一个人类魏琛大半夜地登门拜访微草,把他带去城南。最后方士谦气喘吁吁,虚起眼睛看着水边伸着小短腿的柯基和另一条站立着的白色大型犬。

二打二吧,他说,这样公平。

方士谦是只干架一流的猫。

他是只战斗猫。

没有邓复升拦着,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能跳上月球,再一个俯冲猛扎下来,把南乡那群小狗崽都撞进水里。


7.
别一只猫硬扛,听到没。方士谦看着安静地舔毛的猫突然说。过了一会,他试图想要训猫的盛气凌人的气势忽然弱下去,像逐渐黯淡坠下山巅的落日收敛了阳光。他小声说,你还有我,还有小邓……

王杰希说,好。

方士谦不知道这个字里有多少重他没有说出来他也没有听出来的含义。

他感觉到爪子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又拍了一下。

谢谢前辈。王杰希垂着眼睛说。

他的眼睛里没有倒映出万千星辰,有的只是微草大院的路上凸起的碎石头和花圃里一株株薄荷。

方士谦把一句月色真美咽下去了。

他会看见的。

他会知道的。


8.
后来方士谦找到了另一只会给人治疗的猫,这猫比他年少时还要调皮捣蛋,成天想着如何与城南狗群里的小治疗独猫pk。不过这小猫天赋也好,过不了多久便担起微草的治疗担子——还在城里开了家铺。

他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

他一只猫钻进深山老林,想要找到听说到这里养老的林杰。

林杰没找到,倒是在子夜时分醒来时,方士谦在沾满露水的叶子上滚了好几圈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双大小眼。

没差了。

你能不能改改吓人的毛病。方士谦开口就说。

王杰希的尾巴拍过来,却只是顺了顺他的毛。他笑着说,还不是因为前辈不吱个声就到处乱窜,害我找了一晚上。

方士谦哑口无言,干笑几声。

前辈可不要乱跑了。王杰希说着,踮起脚咬了一口方士谦的耳朵。方士谦嗷地一声,回声在枝叶间荡开,带点惊悚的音效。喂,我可是你前辈!

山里凌晨时分下了阵小雨,他们躲在一片大叶子下,蜷缩得像个八卦阵似的睡着了。黎明时,方士谦醒了,察觉到自己的睡姿,他蹭地一下弓起身子,跳上了比较粗的一根树枝。

王杰希睁开大的那只眼说,下山吧,我们回家吧。


9.
他们慢慢踱步到了山麓的小湖边,方士谦停下来喝水。

月亮在这时刚好爬上了穹顶正中,一弯弦月,和林杰出走前的那晚如出一辙。西方阴着天,而东方既白,天光四散。

月色真美。

异口同声。


10.
那是个春天。

方士谦想,果然不能惹王杰希,这可是血泪教训。


11.
后来微草院里有了更多的猫。有了炸鱼天赋满点的幼猫,有了紧随时尚潮流还会听音乐和唱歌的猫,而且还有了会优雅地玩弹弓的母猫,一大家子住在同一个小院,颇有种老一辈与新一代四世同堂的温馨,可谓羡煞旁人。

况且,荣耀城流传多年的那句老话怎么说,雌性生物可是全城的珍宝。

方士谦却不以为意。真正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只用一个形容词标签界定。


12.
他是魔术师,是微草的护玺猫。

他是治疗之神,是微草的大将军,是他的大将军。


13.
这次他什么都没说。

这次他什么都懂了。


FIN

方王还是王方我也不知道,不打cp tag了
开心就好_(´ཀ`」 ∠)_

评论
热度 ( 12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