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整个食堂是一锅漂浮着满满一层红油的麻辣九宫格。
斜对面是一个人来吃饭的男士,我们点的是同一家石锅拌饭。旁边是舍友和舍友的父母,叔叔阿姨朴实又真诚,但他们自带一个温柔的漏勺,把自己家的人舀到一起,将其他菜品重新扔回滚烫的汤里,偶尔好心地来搅拌一下。一桌七个人,还有一对面对面坐着的小情侣,女孩子在吃外面买的肉类小零食。
水在沸腾,牛羊肉和鸭血片被水流裹着浮浮沉沉,浓厚的汤料包裹着我,我沉在锅底,抬头看见红色的水面,有光落下的地方是没人的位置。空座少得可怜,所有食材挤在一起,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凑到一起,像还没下锅时被粘在一起的一盘子拌了腌料的牛肉。
食堂有点旧,墙上的告示是很古早的配色和设计,桌子是白色的,椅子是硬的黑色圆凳。食堂楼顶是棕色的,玻璃和外部的柱子是银色的。
八月底一点都不暖和。
风会穿堂而过,吹灭锅底的火。


2017.8.31

我有一千种孤独的方式可以分享。

比如在晚饭结束前的十分钟抵达食堂,夜宵窗口热乎乎的面卤你吃不到,晚饭窗口的菜已经在温暖的夜里凉透了。米饭是温的,内心是热的,吃饭的时候扒开它外面一层凉了的白色外衣。就这新闻联播开始前的音乐声,就这咸而不香的西红柿炒鸡蛋,全是骨头只有一点肉渣的排骨,土豆方块,就这饮料窗口和烤肠摊的热闹。

我看见两个附中的女孩子,一个背书包,一个是短发的妹妹头,她们买了饭,买了两根烤肠,面对面坐下,怎么都不会有吃晚了饭的难过。她们赶上了夜宵,而我太饿,没有忍到热面汤端出来的时候,而我前面那个踱步的学长在等。我想起高三晚自习前的一次晚餐,同桌的三个基友都翘了跑了,我自己端着盘子坐在八人的长桌上,吃到一半右手边来了两个女生。她们吃着说着,食言寝语却能一扫疲惫。

评论 ( 2 )
热度 ( 2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