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全职|高乔】一百种声音 1(现代AU)

👇这是个堆AU同人的子博

欢迎来玩(˶‾᷄ ⁻̫ ‾᷅˵)

深山筤:


原著:全职高手


CP:摄影系高英杰 x 设计系画手乔一帆,大学生设定



就很想看他们在每个世界里都不期而遇。




1.冰柜


 


高英杰像往常一样,在航班起飞前的一个半小时到达机场。


听说目的地正赶上阴雨天气,能不能按时起飞都是未知数,他索性学习傍晚在胡同里遛弯的大爷们,不紧不慢地穿过通向登机口的漫长走廊。


在他准备光顾一下日常冷清的冷饮冰柜时,意外发现那里已经蹲了一个人。


一个男孩子,后背上的大容量运动背包把他的脑袋遮去一半,剩下的一半上还有些头发倔强地支棱着。少年一手攥着手机,另一只手悬在半空迟迟没有动作,似乎还在纠结口味的选择。但他并不知道自己凝固成了一个奇异的姿势。


隔着玻璃高英杰看见售货机里的上新都是水果味的甜品。他曾经被同一个项目组的学姐拉出去吃过几次这个牌子,很甜。很少有男孩子这么喜欢甜食。


高英杰忍不住开口:“别买橙子和草莓的。不仅甜,还有种小儿药剂的添加剂味。”


他的声音不大,但估计蹲在地上的少年听见了。他终于在按某个键上下了决心,然后闻声回过头。高英杰自然地把目光滑向下方看他,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穿着撞色的休闲衫和窄腿裤,手里举着一杯刚取出来的饮料,倒像是个吉祥物。


“这样吗,我第一次买这个。”


少年的声音更小一些。不知道为什么,高英杰觉得他的声音有点像小熊形状的橡皮糖。软软的,捏一捏会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冰柜内部的制冷风扇正在运行中,嗡嗡的声响和制冷管道里的水流声,因为周围没什么嘈杂而被放大,差点就要压过他的说话声。但高英杰听得很清楚。


他又随口说:“其实覆盆子的还不错。”


拿到饮料的少年撑着膝盖站起身,在高英杰准备转身去探秘其他自动售货机时,补了一句“谢谢”。


高英杰对自己的听力一向很有信心。他听力并不显著优于常人,却在捕捉这些别人不易发现的细小声响方面卓有建树。他能听见夜晚大院里的人看的电视剧的台词,能听见清晨院外那棵梧桐树上喜鹊的叫早。


但他这次并没有意识到在走向休息室的途中,自己身后一直跟着一个人。


 


暑假进入尾声,九月初,出游的客流却不见少。早晨九点的休息室靠近玻璃窗和吧台的位置都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亲子或情侣扎堆在一起,像他这种独行侠总还是少数。


他和前台已经眼熟自己的小姐姐打个照面,随意选了一张入口附近的桌子,撂下肩上的背包,笔记本电脑往桌面一摆,整个人一屁股坐下后稳稳地向后靠。陷进皮质沙发的姿势十分惬意,比学校图书馆硬邦邦的木头椅子舒服不知道多少,他都快要哼起歌了。


不过想到上个月还没完成的月练习,高英杰瞥了一眼双肩包最下面被U型枕压着的单反相机,深吸一口气,把目光调回进度走到一半的构图草稿上。


他一边头脑风暴,一边伸手去够刚才坐下时被随手丢出的鼠标。


手指抓住了一个形状明显与正常长相的鼠标不符的圆柱体,带点凉意,触碰得久了还能感觉到指尖沾了水珠。瞬间反应过来自己摸到别人的东西的高英杰立刻听到头顶传来的小小声。


“先生,您拿着的是我的水……”


十九岁的高英杰第一次被人客气地称作先生,却是在这个略带尴尬的场合。他双手交叉,扶了一下额头,借此姿势挡住自己微微发红的脸:“不好意思,刚才有点走神。”


他以为鼠标所在的地方端正地立着一瓶尚未开封的酸奶。


酸奶的主人与高英杰进行了目光交流,认出这是自己刚刚碰见的人,点点头示意他没关系。确认桌面没有水渍后,他把手里的棕皮本子放上去,在高英杰对面坐下,手里转着削过很多次后只剩一半长的铅笔。刚准备换个舒服的坐姿,从桌边上走过的一个少年突然侧过身,笑着推了一下正在发呆的人的肩膀。


“小乔,记得帮我带杯水。”


“好。”


高英杰心想他们所坐的桌子向前走二十米右转再直行二十米就是吧台,明明自己多走几步可以做的事,怎么还来麻烦别人。


但对面的人轻声答应了。


他好像正在画什么素描,铅笔笔尖却很有节奏地划过纸张,带出让人觉得心痒痒的小动静。这是很容易忽略的声音,但在高英杰没有全神贯注于屏幕里的内容时,突然被放大,灵巧地钻进耳廓。


高英杰定神看过去。少年一手托着酸奶咬住吸管,另一只手却是握着笔,在本上胡乱地圈着圈进行毛线团创作。


他放下电脑,有点想和对方搭话的冲动。


“你姓乔?”


“恩。”显然是分心走神无心画画的人随口应了一声后,才重新回神,目光对焦到他身上,盯了一秒,大概是觉得不太礼貌,又低下头,“乔一帆。”


高英杰也随后自报姓名。


对面垂着的小脑袋猛地抬起来:“我知道你,是王……的得意门生,那么厉害,以后要留校接任他的吧。”


“没那么夸张,和导师比起来我还差很多呢。”高英杰摆摆手,哭笑不得的同时,又突然觉察出对方在称呼自己导师时的语气有点变扭,有那么点像隔壁学校理学院主任过来交流时冷漠的一声“王大眼”。


“你是街对面的?”


乔一帆摇头:“我从南方来,过来转机。”


 


高英杰咂摸了一下,觉得他并没有江南人那样软糯的口音,即便他的语气一直是轻而温柔的。


“你不是南方人吧。”


“恩,是北方人。”


高英杰想了想,用余光确认了没人看过来,才压低声音问道:“王杰希名声传得那么远?那边也认识他?”


乔一帆微笑一下,不得不说果然只有得意门生才能如此轻松地直呼导师本名:“他在圈里很厉害啊。我认识他,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别问哦,一个很长很波折但很没劲的故事。”


“……”高英杰把已经蹦到上膛的问题咽下去,脑内剧场刚拉开幕布就被自己强行中止了。他觉得对方的意思可能不是很想继续这个问题,于是努力想了一下怎么换个问题接话,“所以说,你过来转机,要去哪里?出国吗?”


乔一帆转了转眼睛,这次是真的笑了起来:“别闹,出国不走这个通道。”刚开始聊天时的局促消失了,他吸溜吸溜地喝着酸奶,继续接话,“我去北疆,伊犁州。”


“巧了,我也是。航班号对一下?”


乔一帆摸出机票,把数字报过去,毫不意外地得知他们乘坐的是同一个航班。四目相对,他见对方暂时没有抱起笔记本的打算,小心翼翼地开口;“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高英杰一愣,直起上半身坐正了看他:“说吧?”


“这个牌子的覆盆子味也不好吃啊。”他眨着眼睛看向推荐者。


高英杰看了一眼桌上的酸奶,再抬头看了一脸无辜的少年。乔一帆的半张脸迎着光,许多阳光涌进他的眼睛里,那双呈现浅棕色的眼睛里好像有湖水翻动着,闪闪发光。


他做了个小动作示意他把酸奶杯转到正面,毕竟这个牌子有很多个口味都是看上去差不多的红色包装。


“可你最后买的是石榴,石榴很酸的。”




TBC




剧情慢热大概是我一时半会很难改变的写文习惯,毕竟是铺垫三千正文四百的奇人(不


系列内的所有文堆在 #微言不惜声# 这个tag下面,欢迎点个关注(你


真的是旅行文,许多许多的小短篇,不知道能不能写够一百种声音。更新不定期,没有存货,能看见都是缘分。


第一篇很长,以后就没戏了,以后两三篇一个集合发上来


声明:文中所有情节基本都是亲身经历和经历的二改衍生,生活就是充满喜感。如有雷同,那真是非常巧,我们可以考虑认识一下。

评论
热度 ( 51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