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百日高乔/DAY95】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上)

献上一篇非常水也非常清水的原著向拉小手文章,如果拉低平均水平也请不要打我。

日更,接下来两天都是不才

lo主出门在外,这篇纯定时发送,没法贴联动的上中下篇链接,在此说声抱歉,想看上下文的请走百日高乔TAG


0.

凌晨两点四十五。

查看时间时被按亮的闹钟屏幕暗下去,屋内唯一的一点荧光消失。

梦醒得突然,戛然而止的结尾仿佛放学时的学校大门突然关闭,回绝了他回身折返的打算,却又给了他明天再来的信号。

乔一帆做了一个梦,不是噩梦。

叶修魏琛苏沐橙方锐四位前辈退役,兴欣战队的主力成员变成第九赛季挑战赛上才崭露头角的新人们,而他和唐柔成为战队的正副队长。某种意义上来讲,操作和大局观被承认,又被交付了如此重要的位置。这是一个无数职业选手梦寐以求的美梦。

醒来只是因为梦里那场赛后记者会。长枪短炮似的单反相机竟然真的射出几枚子弹,在半空中转瞬变成巴雷特狙击,他躲闪不及被命中红心,再没有一把伞挡在身前。

连续几天通宵看着BOSS的踪迹,今天凌晨才刚刚躺下睡着就做了这样的梦。他揉了揉太阳穴,发觉长时间面对游戏的亢奋让自己难以入眠,但身体的疲倦感却依旧是真实的。

窗帘拉得很好,室内只有一片在黑暗中睁眼久了才能感知到的弱光。乔一帆人没有完全清醒,但眼皮还能保持好一会儿张开的状态。他摸索着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水杯,凉透的水灌进喉咙,顺着食道一路下跌,搞得整个人的中段都有种被冰冻的错觉。

叶修去B市参加集训前,把他和唐柔叫到一起。本来还只是开个茶话会,但三人行的茶话会不是鸿门宴就是要进行临终嘱托。叶修交给他们一些战术笔记,然后一杯茶喝过,三两句的托付,抢BOSS的任务就落在了两个兴欣的未来身上。

乔一帆有点忐忑。在兴欣战队的新一代选手数他的职业生涯时间最长,却是一路颠簸着走到今天。没有苏轼那样戏剧性的三起三落,但也算波折,而今是波峰还是波谷也未可知——一边是能力被认可,一边是交出去的成绩还不能差强人意。

他保持了一瞬间的清醒,兀自笑起来,然后再次躺了下去。

空调柜机的风从上到下扫过整个房间,风的一角滑过窗帘,小区里路灯的光线被树枝阻挡,一路直奔向室内的黑影打在墙壁上,如一丛荆棘。

抢BOSS的时候乔一帆暗中观察了几次中草堂的阵营,领队都是魔道学者。

如果是高英杰,他会怎么做?

 

 

1.

“灰角,坐标62,64。”

“谢谢前辈。我们快到了,但还没有看见BOSS。”

“小心伏击,我们四家在外围接应兴欣。”

 

乔一帆关掉对话框,操作着一寸灰小心地踏上没有碎玻璃渣的地面,加快了行走速度。

灰角黑市有一条主要的环形道路,他已经在大路上转了大半圈,但都不见BOSS的踪迹,也没听见什么喧哗,实在可疑。

一寸灰的视角微转。他身后是黑漆漆的巷道,墙上的几把火炬颤巍巍地抖下来一点光,此外没有别人。团里的人员有些分散,本来安排在近身附近的牧师也不见踪迹,不知道是落后还是抢先一步到了BOSS刷新的坐标。

小小的队长有点头疼。

乔一帆扭头向现实世界中身边的队友们望去。除了去参加世界邀请赛的前辈,训练室里一人不少,都在专心致志地敲着键盘。连陈老板都正襟危坐,若有所思。

他想要等待队里的其他人,但也不能就这么待在原地,看着其他公会的人来在他面前把BOSS的仇恨拉走吧?

在一寸灰的操作者重新开始动作前,一阵风声呼啸而来。声息渐进,又忽地飘远,然后似乎碰上了什么阻挡,再度折返。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碰见了,乔一帆。”说话的人头顶木恩两个字。

骑在扫把上的魔道学者做了个急刹车,魔术师帽子上坠的小星星在蜡烛光里闪了闪。

他们这大概算什么狭路相逢吧?

木恩顶着一张系统脸,茫然地看着偶尔会和自己一起出现在野外副本的一寸灰,乔一帆模糊地想起有一次他在微草附近的商业街上散步,被高英杰恶作剧地从背后抓住手腕。

耳机里的声音环绕着他,逼真得仿佛说话的人就近在眼前。紧接着,现实世界的声音消失了,训练室一片沉默,网游里的熙攘成为背景音的主调。

在木恩的文字泡打破沉默前,他们一直保持着一前一后行进。如果不是小魔道突发奇想要来超车,也不会正面撞上。

“一帆?怎么不动了?掉线了吗?”

“啊,我在……”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乔一帆动用了三个指头,让没有被冰冻却进入凝固状态的一寸灰重新运动起来。于是两人从前后脚变成并行,一寸灰被挤得更加靠近墙壁。

“先来一对一吗?”对面的人似乎在笑。他的尾音上扬,带着自信。

不太像英杰一贯的语气,乔一帆心中默默想,手下操作一寸灰向右迈一大步,脱离了魔道学者的压制,重新开始移动走位。木恩骑着扫把也不加速,起先他从一寸灰身边飞过去又飞回来,而后就一直在阵鬼半米之外的后方慢悠悠地滑行。

小魔道的身后是一大群头顶中草堂头衔的人,小阵鬼的面前也不知是哪家公会的一个团,他们被卡在两处人口密度的峰值区之间,格外冷清。

说起抢BOSS,兴欣并没有多大的优势,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危险。这种三系精通的BOSS本就少,各大战队的公会都把它当做重点,原本实力只是中上的小联盟如果真的对上庙药这样两家的联手,一点希望也没有。

可队长的首要任务就是把BOSS强杀,不能让这一周都被其他战队压制的兴欣再陷入被动。如果想要占据先机,更强大的联盟必不可少。

“嘿,一帆?”扫把上的小魔道突然一个加速滑到他身侧。

木恩正好在一个壁灯旁边,他的影子趴在一寸灰脚下。灯光把周身的一切照得毫厘毕现,包括那本不应该出现在木恩系统脸上的担忧。

眼熟的情景,上一次出现在他要拉着行李箱上出租车的时候,那天的阳光太足,晒得人胸前的皮肤隔了一层衬衫都撕裂似的疼。

乔一帆下意识地捂了一下胸口,发现自己的手掌因为长时间握鼠标而变得冰凉。

“前面蓝溪阁霸气雄图百花谷都已经到了,你要快点吗?”木恩说。

听到严肃认真一本正经的语气,乔一帆立刻从回忆杀里脱身,思考起眼下的境况。他一边赶时间寻找莫名消失的队友,脑子又对着BOSS这桩事头脑风暴,脱口问出了有点尴尬的内容:“要不要联手?一起来,抢……”

他说出口后才发现自己的想法真是有趣,一年前叶修前辈毫不犹豫地把木恩从他面前挑飞的画面历历在目。乔一帆勉强地笑了笑,把声音调到一个还算冷静的频道:“75级刚刷新的时候,叶修前辈还和队……王队,一起抢下副本记录。”

身后的小魔术师一口答应下来:“好啊,我也这么想的。材料对半分,装备骰点。”说话间已经调转扫把,冲回中草堂的方阵。

“终于算是真正的并肩战斗了吧。”乔一帆小声嘀咕着。

“一起加油啊。”本来在低空滑行的木恩突然扭头看了回来。

 

一寸灰和兴欣团队简略说明了和中草堂的合作,借助寒烟柔起手那个神挡杀神的豪龙破军的掩护,踩进BOSS的仇恨范围,死亡墓碑从天而降,倒真的与阴森的场景匹配。

等到他们终于前后脚地率领自己的团把BOSS围住时,其他大公会基本签到完毕,而且看在没有兴欣的份上已经开始拉仇恨了。蓝溪阁的剑客旁若无人地跟着骑士团冲到BOSS面前,可惜没带文字泡,还挥着一柄重剑,一看就知道是小卢的画风。流云背对着他们,没有像上次一样一开场就蹦跶过来和木恩闲聊。

从乔一帆离开微草开始,算起来已经过去了两年。两年,最初几个赛季加入的前辈离开,又有一大批新生代注册成为职业选手。他换了职业,他的好友成了更加优秀更被重视的小魔术师。

木恩骑着扫把,飞出完全继承前任队长却又与众不同的风骚走位。一个袭击蓝溪阁远程攻击团的假动作后,木恩贴着地面飞向小剑客,随手扔下一个熔岩烧瓶,竟然将流云打了个猝不及防。

在流云来得及反手回击之前,一寸灰准备好了一个的月光斩满月斩连击抢攻,随后用鬼步加速后移离开剑客的攻击范围,一气呵成。他不假思索地抛出技能,毫不退却。

阵鬼接下来所做的是尽可能追上木恩的行动。鼠标一甩,空中的小魔道被加上了刀魂守护。魔法师大行其道,扫把的尾巴上留下一束璀璨的魔光。那个鬼阵出于游戏特效,像是木星的光环一般绕着小魔道转。

不是什么debuff的鬼阵,而是一个只给队友的智力加成buff。魔道学者的攻击比刚才更加犀利,和中草堂的骑士团一起拉稳了BOSS的仇恨。

乔一帆舒爽地呼出一口气。

然而一寸灰光顾着前面的混战,身后的那记高飞脚立刻让他浮空,紧随其后的猛虎乱舞还是依靠小手冰凉扔去神圣之火才得以终结。

一寸灰受身落地,视角转向长河落日。年少却面容坚毅的拳法家站在他面前,而一眨眼功夫,面前的人变成了流云,重剑向他砍来,却只是划破了空气。一寸灰毫发无伤。

紧接着,画面突然变成列屏群山的地图。

所有公会的成员都围着影子军师,剑与法杖与战矛叮叮咣咣,炮火轰鸣子弹满天飞。而他们跳向战场之外,想要交谈,但又不能像闲暇时那样随意地把一个梗抛来抛去,最终还是被沉默裹挟。

然后,一把奇形怪状的伞伸过来,魔道学者飞出了视界范围。他在慢动作之下,一寸寸地,从一寸灰身边擦肩而过。

乔一帆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发什么技能。攻击只会制造浮空把他打得更远,而那些鬼阵不知受了什么委托,一个个都被冻住似的,怎么也冷却不完。

 

他的手下意识地离开键盘,抓向屏幕。

在另一个方向,北方绵延不绝的山峰在他的视野里胀大,向一寸灰撞来。

 

 

2.

屏幕陷入黑暗,耳机末端的插头从主机上跌落,所有声息像退潮的海水向远处逐渐退去。

乔一帆一睁眼看到被阳光照得发亮的天花板。

他腾地坐起来,半条被子已经躺在地板上了。好在四周还是熟悉的卧室。

室友安文逸翘着腿,看他对面的少年无意识地揉着一头乱发,似乎还在回味什么。安文逸把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眼神复杂地开口道:“小乔,你刚才是不是在做梦抢BOSS,是不是还发动了好多鬼阵……”

因为要给队友加持啊。他在心里默默回答,但又不能说出和微草达成的某个微妙共识。或许只有在他自己视角下的网游里,他们才能一直各自安好又前后脚地走在抢BOSS的大道上吧。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对不起,影响到你了吗?”

安文逸指了指丢在一旁的头戴式耳机,示意自己有自动隔音:“没事。老板娘给你留了早饭,在楼下,趁没凉赶紧去吃。哦,老板娘还说,上周看你一直忙着抢BOSS挺累的,这周换成小唐带队。好好休息吧。”

“谢谢。”乔一帆朝好友点点头,随即套上兴欣的队服外套,起身把被子叠好,径直出门洗漱吃饭。

看着门关上,日常修仙不怕打扰的电竞宅男耸着肩笑笑,准备收拾一下就去训练室。他大概能猜到乔一帆梦见了什么,只当他是梦里梦外都在忙着竞技而累到,却没能想到更深层的部分。

就把它当做一个出师有力的好信号吧。

乔一帆把手机开机后,那移动设备就一直因为有新消息而震动,一条条白色的信息框从屏幕上刷刷闪过,早餐盘里的面食也跟着手机的节奏一起蹦跶着。他开屏解锁,发现消息爆炸的是八期及之后进入联盟的所有选手大群,在他还没睡醒的时候就已经刷出了几百条。

开屏见到的就是流云那巨大的对话框,刚才梦里挥剑乱舞的卢瀚文此刻刷出一排排“有没有人来”。还没来得及抓个人问发生了什么,高英杰抢先发了私聊消息给他。

他盯着木恩两个字。这两个字是一种读作天才的光环。

他小心地点开对话。

 

昨天23:56

木恩:早点睡吧,晚安。

9:03

木恩:一帆你在吗。

木恩:微草夏修开始了,你那边呢。

9:04

木恩:小卢在群里问有没有人要去竞技场PK,让大家“疏导感情”,他可能想说交流吧。一帆我们要不要一起去?

一寸灰:好啊。

一寸灰:老板娘给我放假了。

木恩:怎么听起来像是刚过去的一周里有老板欺压新员工事件发生。

9:05

一寸灰:不用担心我。

一寸灰:兴欣是合法战队XD。

 

乔一帆切回新生代群,发现卢瀚文的那条呼号下整齐的一列“我来”,半个群的人都出动了,不过还没有看见高英杰的响应。不是说好参加的吗?他正这么想着,木恩的新消息便刷了出来,他也不敢犹豫,立刻给出回复。

戴妍琦不愧是年轻小姑娘,总有着用不完的活力。群里举过手后的半分钟安静最终被她打破,她在一长溜“我来”下面,打出三个感叹号,还跟了一个不正经的嘿哈表情。

 

鸾辂音尘:这个阵容不错,正好凑成双数。真的应该在七夕节搞活动哦。

鸾辂音尘:上传群文件【竞技场单人赛.txt】

鸾辂音尘:成员名单就这么敲定啦。公平起见,小卢那边用电脑抽签分组,小安随便选几个地图。今天下午一点半,我把房间号和密码发到群里,一定要来围观哦。

 

打竞技场的事甫一消停下来,群里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夏休期的安排。

乔一帆看着他们聊天,找不到空当插话,转而去找高英杰私信。

木恩最后回复的一句“希望夏休期能早点见到你”因为他刚才切回群里而被忽视了,此刻仿佛是突然蹦出来的一句没上文的对话,却让他悄悄地捂上屏幕笑起来。

会再见的。

上次因为兴欣突然有事而赶回来,这个月也许可以规划一下回北京的行程。

 

9:11

木恩:不知道会抽到谁啊。【占卜的王大眼.JPG】

一寸灰:如果抽到你的话,我是不会给你放刀魂守护的。

木恩:是那个加强状态的buff?

木恩:我可以当你是放水吗【王大眼慈爱的微笑.jpg】

一寸灰:没事啦,我只是刚好想起这个。

9:12

木恩:如果有团队赛就好了,我们还有机会并肩作战。

一寸灰:会有机会的。

木恩:我也相信。

木恩:一起加油。

 

乔一帆结束聊天后,强迫自己飞快地转回群聊。

群里聊到最后,盖才捷提议集体去B市逛一圈。世界邀请赛要开始了,现在大神们还在B市集训,新时代的未来们是不是应该去给前辈们加个油,顺便旅旅游。被卢瀚文邀请进群的飞刀剑刘小别也很支持这个提议。他表示年轻人就应该多出去玩玩,没有王队的微草也依旧充满友爱。

然后群里又开始一片年轻真好的系列刷屏。

 

乔一帆不由得想起半决赛前的某个晚上,他因为与队里前辈打竞技时暴露出致命失误而自己加训到十点。

一系列走位翻滚跳跃练习之后,他关好电脑,锁上窗户,从训练室离开。

在走廊里,他碰见了叶修。前辈站在吸烟区的外围,面孔在烟斜雾横中变得异常模糊。

走廊里的吸顶灯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他站在影影绰绰的黯淡灯光下,像是个黑白的人物立牌板,整个人显得比实际年龄还老上很多。叶修实际不过才是三十而立的岁数,但电子竞技吃的就是选手的年轻意气,他能依仗的年轻饭到这时已经所剩无几。

即将结束的,说是一个赛季全力以赴的比赛,其实大部分时候与乔一帆这样刚出道一两年的年轻人,还没有产生太大的联系。他们大多是团队第六人,偶尔打打个人赛或是擂台出场的第一个,远没有还有战术要考虑的前辈们辛苦。

“辛苦了,一帆,早点去休息吧。”

乔一帆向他问好,然后下一句就转成了道别,转身向楼梯走去。叶修在垃圾桶上摁灭烟头,跟在他身后也往楼梯间走。两人没再有对话,沉默着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年轻真好。”

进屋之前,他听见叶修叹息一声。

乔一帆站在门口,恍然中开始神游。

他看见未来某赛季常规赛后的记者会。他和叶修还是这样一前一后,走在与热闹有一堵厚墙之隔的走廊里。他与队里年轻的选手们,跟在苏沐橙和方锐前辈后走进记者会,随后门在他身后毫不留情地关上,沉闷的声音狠狠砸向他的后背。

叶修没有出现在比赛场上,更不会进来。他和他十年的对手都已经退役了。

如果队里三位全明星的前辈都退役了,要怎么办。

没有怎么办。就是所有大招都陷入冷却,其他的中低级技能也能打出一方天地。像散人,出其不意,凭借新鲜与灵活,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对手的攻击间。

一个战队,一个联盟的未来。听上去是那么耀眼的称呼,仿佛他们就是宇宙间某次爆炸后产生的新星,全世界的眼光都要分出一些给他们。

乔一帆想到以前看过的那些报道。

包括很早以前唐昊以下克上的豪气,包括韩文清前辈那一句冷漠而坚定的“小朋友们还嫩点”,也包括王杰希前辈在新生挑战赛上举过打败了自己的高英杰的手,把微草的未来交给他。

他的脑子里混乱一片,不知是困倦还是茫然。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