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低熵前往高熵途中的小小意外,
是路边的复杂性花朵。
Sean Carroll

炸鱼切不出竹

【高乔高/原著向】我向你保证雨停就叫醒你

一帆小天使是人间的珍宝,为天使组打CALL。

短打小甜饼,OOC出没,轻拍。

想了想……高壳高乔高乔无差无差无差

没有写出恋爱感是我的锅_(:зゝ∠)_

有钱难买我乐意。

起不出名字的作者万分悲痛。

虫爹拥有全职高手。


<<< 

“刚打完决赛,不休息一下再过来吗?”

高英杰在向机场外涌动的一群人中捕捉到好友的身影,从人群中见缝插针地走上前,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箱。

“不是要来找你吗。”

走出机舱后就感到空气的潮湿闷热,再加上等行李时又在湿热的大厅里站了许久,严重口渴。一帆抓过好友手中的矿泉水,大口灌下去。高英杰看着自己没喝多少的水被那少年径直拿走,无奈地笑了笑。

他们穿过空调风开得很足的走廊,走到停车场。高英杰开车来接他,等一帆坐进副驾驶后他才满意地开门上车。

路侧街灯的光亮一次次照亮高英杰的脸。在一次红灯停下来时,那熟悉的面孔转向一帆,慢慢靠近,近到都能看见对方眼睛里反射出街灯的一个光点。

他们很久没有在场下见过,乔一帆对他最清晰的印象反倒是木恩那个角色。魔道学者骑着扫把,向一寸灰洒下一片星星射线。

“恭喜你一帆。冠军队,感觉怎么样?”

乔一帆始终记得,签约期满离开微草的那天,他拉着一个可怜的瘦小的行李箱,站在街边等车来。

每一条东西向的街道都会因为一侧有某个高大的建筑物而被光影分割成两半。他的好友,那个被所有人如珍宝般捧着的少年站在有阳光的那一半,与他挥手告别。

高英杰是微草的未来,而他前途未卜。

但他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信誓旦旦地说过“我会回来”。他要回到网游,回到战队,回到真正洒满荣耀的赛场。

第十赛季,在前往领奖台的路上,他想到那个在自己最需要帮助时伸出援手的大神,又想到那个被冠名为天才却从不轻视在职业圈里成绩平平的自己的少年。夏季休整期,在与兴欣众人打过招呼告别后,他买了最近的一班航班的机票,来到B市。

这一天,他是冠军队的一员,可他只想回到好友身边。

 

“我一直很遗憾,没有机会和你并肩比赛。”

夜幕之下,灯火通明的街道是黑暗中唯一的一道光亮,车灯闪烁着,让乔一帆想到鬼神盛宴最终爆炸时的璀璨。阵鬼以辅助为主,鬼阵则是一片保护队友与敌手保持远距离的防线。但他一次又一次地,把好友拦截在外。他害怕有一天,明明没有抓着账号卡,却发现还是遇到这种情况。

“一帆。”高英杰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提起这件事。他侧过身,转到一个可以正视好友的角度,“比赛这么久太辛苦了,现在好好休息,过几天我们再上游戏。”

同样的黑暗。

上一次是在屏幕里,他为了微草不顾一切地踏入一寸灰的暗阵;这一次却是现实,他与他共同坐在漆黑的夜色中。

乔一帆没有回应,似乎不知道要组织出什么语句。高英杰朝他笑笑,眼睛里也沾满了微笑:“本来听新闻说今完能碰上流星雨的极大值,叫了你出来一起看。”

这是一帆没有料到的原因。他呆坐了更长的时间,终于又回过神。

“英杰你也相信许愿?”

“是啊。我要许愿下一次单人赛,一定要赢过你。”

微草的天才少年,成长在一个战队的重视和期待下的全明星选手,此刻向他多年的好友开了个玩笑。

他的对手。不再是饮水机选手,而是冠军队的主力成员之一;不再是独自躲在一旁训练的透明选手,而是万众瞩目下的新秀;不再是能够一起讨论战术共同胜利的队友,而是拼尽全力用鬼阵围堵自己的敌手。

他不是天才,可他是独一无二的乔一帆。

高英杰看着他的好友轻而易举地绕过熔岩,飞快地吟唱出更多的鬼阵,将木恩困在当中。可阵鬼不知道的是,早在三年前,他还没有鬼阵的时候,也可以把高英杰困住。

这一困,赛场上决定了生死,而在线下,决定了他们从此以后难以轻易分别。

然而现在,这个赛场上比任何人都坚定地向前奔跑的少年,正弱弱地说道:“可是市区光污染这么严重……”

“而且今天还是阴天。”高英杰随口补了一把刀。

紧随其后,为了验证天气预报终于准确一次,头顶积蓄已久的阴云突然开始制造出声响,远一点的地方,紫色的闪电划过。

“计划要改一下吗。”突然吹到冷风的一帆缩了下脖子,“明天再来看?”

“流星雨又不是每天都有,有也不是天天极大值,极大值也不一定看得到。”高英杰充分发挥作为一个未来队长应该有的缜密思维,其实事实未必没有这么麻烦。他看着好友带点失落的脸,微笑一下,“能和你一起看就很好了。”

但下雨这件事本身就是个小麻烦。高英杰家的阳台朝向南,现在南风刮得正盛,一帆正抱着个靠枕做着挡风的无用功。

“我进屋一下,马上回来。”

 

雨声渐大,暴雨的声音是助眠的良药。乔一帆有点困,但他想等高英杰回来,和他继续聊一会天再睡。

一阵脚步声由近到远,再由远及近。

高英杰抱着两条毯子回来,把自己的放在沙发角上,另一条打开,塞给好友,顺手帮他盖到身上。一帆动了动,发出一声“唉”的疑问。

“你不要感冒哦。”

“好的。”还颇为认真地点了下头。

高英杰坐下时,顺势向好友那边靠了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想在B市待几天,休个假。叶修前辈同意了。”

“在这里多住几天吧,我带你出去转转。然后,我一定要在单人赛赢你一次。”高英杰拍拍他的肩,一帆和他一起笑起来。

他们并肩坐在一起。是曾经的队友,是现在和未来的敌手,也是友谊贯穿了从训练营相遇后的所有时光的好友。

随后是一段沉默。

再过了一会,雨有片刻停歇,高英杰的声音重新出现:“按照常理,夏天的雨下不了多久就会停的。要不然你先睡一会,等到雨停,我再叫醒你?”

他知道好友一路都处在夺冠后的激动喜悦中,一路未眠,现在应该已经很疲倦了。但现在他不用等待回答,毕竟一帆在这句话结束前就已经靠着沙发边的扶手睡着了。怕睡梦中的人着凉,高英杰起身把窗户关上。

那些也许会被风吹得斜斜刺入阳台的雨水,被阻挡在外面的世界里。

不多一会,单手刷着微博的高英杰觉得自己被什么撞了一下。身边那一个人,连同被子,从背对着他到突然滚进他的怀里,还睡得正香。

他忍不住笑意,不动声色地掏出手机,拍照。拍完后手机自动弹出是否要分享,他顺手点到微博,想了想又按了取消。“兴欣冠军队选手毫无防备地在阳台上枕着微草选手的肩膀睡着”,这种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才好呢。

一个气势汹汹的暖气团就足够打扰所有人观星的美梦,但他本来也没有多么期待。在城市里不拿望远镜还观星这件事,只是个由头,今天和明天未必会有什么差别。

他只是盼着那个与他分道扬镳的少年再一次回来。

一帆也是职业选手,必然不会回到不需要他的微草,但他仍然会回到好友身旁。微草和兴欣,那是承载着他们职业理想的地方,是竞技赛场上你死我活的对手。但其余的那些事情,在这个夏季休整期里也并不需要多想。

其余的事,高英杰相信自己终于能和他一起,扫清障碍,获得胜利。

高英杰听不见雨声。窗外狂风暴雨还夹着冰雹,可他的世界是一片美好的静谧。

他只知道那个比自己还要高少年,正靠着自己肩膀,享受梦里的安宁。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FIN

如有BUG请指正

 

我不管我不管就是要吃小甜饼。

BTW有没有同样吃高乔的大佬们交个胖友啊,沉迷冷圈以至于断粮是日常的我十分狼狈_(:зゝ∠)_

 

在最后:

在做了一个多月看叶神打联赛的梦之后,终于把全职刷完一遍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柔妹和一帆,两个坚韧的小天使,总是拼尽全力,失败之后是郁闷和沉默,也是下一次爆发的预备。感觉自己已然坠入爱河。

自认为对高乔两个人把握并不太够,但还是为爱勇割腿肉。好像很久没写过同人,生硬地堆出一篇小甜饼,中间那段衔接不太流畅,希望没有毁掉高乔。

大佬们见笑了_(:зゝ∠)_

评论 ( 11 )
热度 ( 68 )

© 炸鱼切 | Powered by LOFTER